一朵金花,绽开芬芳致富路
发布日期:2019-12-25来源:浏览数:

□ 本报记者 谭楚翎 韦 佐 3月里的小雨淅沥沥下个不停,一路景色渐渐显出不一样的明秀,随着山路爬升,防城区大菉镇那排村云遮雾绕的山林渐渐显出真貌.一栋小楼前,种着许多被誉为国宝的金花茶,枝叶青翠欲滴,金色茶花悄悄地探出笑脸.这里是防城港金花茶产业核心(大菉镇)示范区,获国家林业局授予“国家林下经济示范基地”称号. 2008年,就职于知名外企的韦能看中了金花茶产业的广阔前景,辞掉年薪百万的工作,回乡和兄弟们一起白手创业.10年过去,他所创立的公司中港高科成为全国最大的金花茶种植生产企业,而“公司+基地+农户”的扶贫种植模式,也带领乡亲们闯出了一条金光闪闪、花香四溢的致富路. 从“牛尿茶”到国宝级植物 韦能带着我们走进种满金花茶的基地山林.微雨初晴,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走去,满眼绿意,高处是沉香,沉香树下金花朵朵的,就是金花茶了.金花茶喜荫,高高的沉香正好为它遮去暴晒的阳光,可谓相得益彰,就像中港高科开展的金花茶产业扶贫,公司与农户互利双赢. 大菉镇山清水秀,是我国最早发现和采集到金花茶标本的地方,这片那排村民祖祖辈辈耕植劳作的山林,也是金花茶的故乡.被誉为植物熊猫的国宝金花茶就长在那排村的田间地头,与八角肉桂为伍.当时,金花茶被视为杂树,若是谁家养的牛肠胃出了问题无法排泄,割一把金花茶枝叶喂下去,很快就能治愈,所以金花茶又被称为“牛尿茶”.有的甚至被当成杂树砍回家做柴火,幸好金花茶生命力很强,只留个树兜兜也能重新冒芽生长,越砍越旺.如今,这些野生野长的金花茶树都被细心地呵护宝贝起来. 从“白送都不要”到抢都抢不到 生态资源如此丰富,但当地的村民却身在宝山不自知,守着一亩三分地,生活贫困. 韦能是土生土长的那排村人.从北京高校毕业后,他就职于多个知名企业,曾助推金嗓子等品牌走向全国.家乡的金花茶扬名之后,韦能敏锐地察觉了其中商机,投资了一个相关企业.2008年,由于理念分歧,韦能决定结束合作,自己创业.当时他已经能拿到百万年薪,但还是毅然辞职回乡,创立了中港高科公司. 创业艰难百战多.进军金花茶产业,中港高科从育苗做起.韦能说,建设基地投入最多,建设周期最长.2008年至今,他们与广西金花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结成了“金花茶产业化唯一合作企业”,批量引种,建立了全国最大的10000亩金花茶种植基地和标准化的规模育苗基地,年育苗量达60万株.如今,正逐步建设金花茶产业核心示范区,仅大菉镇的示范区就达5000亩. 金花茶浑身是宝,几乎每个部分都能产生经济效益,还能随时间增长不断增值,是脱贫致富的绝佳生物性资产. 韦能指着路边一丛茂盛非常的金花茶告诉我们,这是野生的金花茶树,剪一根枝条就能卖8元.“一棵金花茶从小苗到开花大约需要5年时间,但不用等5年才挣钱,枝条和叶子都能卖钱,一根枝条几块钱,农户在第二年或第三年,靠剪枝条采叶子就能把种苗的成本挣回来了.” 这么金贵的金花茶种苗,在推广之初,却是白送都送不出去.2009年,韦家兄弟为了推广金花茶,帮助脱贫致富,特地把乡亲们请来,好酒好饭招待,免费赠送种苗.然而当年了解金花茶和其价值的人还不多,农户对此持观望态度的多,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少.10年过去,金花茶的价值广为人知,中港高科以“公司+基地+农户”的方式的不懈地推广也有了成效,大菉镇、那梭镇、华石镇、那良镇、那勤乡等地的1000多户农户,都走上了种植金花茶脱贫致富之路,这对当地脱贫攻坚起到了突出的示范引领带动作用. 四年后年收入一千万 80后、武警退伍军人廖富彬,是山中村下那阳组人.退伍后,他回东兴创业,积累了不菲财富.“当时,我老婆舍不得城市生活,但我还是回农村——‘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嘛.”廖富彬开玩笑道. 回老家后,廖富彬利用八角树搞起生态养鸡、养猪.“去年的鸡、猪卖得便宜了些,但会继续养,因为大半年就有收益.而且,还带动不少养殖户参与种养;雇请贫困农户共20名工人,每月每人发2000元工资.”廖富彬说.但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的230亩金花茶、沉香树. 廖富彬说,2014年,他就开始种了,就因为看着韦能离开京城,放着年薪百万职位不干,而回家种金花茶.“都是前村后村的,我熟悉韦总,也相信韦总从京城回来,有科技团队,能从金花茶中研发出众多的生态产品,种植金花茶前景广阔;而且,目前也看到广大种植户通过种植,已从中获益.”廖富彬对金花茶产业充满信心.目前,金花茶开花还不足10%.4年后,全部开花,哪怕鲜花价格只有目前市场价的一半,他相信230亩金花茶,也有望年收入1000万元. 金花茶梦圆宜居乡村 那排村大岐组村民韦云,今年52岁.1982年,16岁的韦云就离开了村子,到防城县城租房子,开始打工赚钱. 在防城,他一直待了24年.期间,他贩鸡贩狗,去过广东开大货车,去北京运大料,也做过小生意.他也在防城买了房子,日子越过越好.在县城待到2006年,韦云才回到大岐组.他说:“就因为种植金花茶,管理金花茶,我们才回老家.”“我们”当然包括他的父母. 从2009年开始,韦云开始种植金花茶.主要是育苗、卖苗.大岐组每家每户分到荒地40多亩.目前,都种上了沉香树和金花茶,都是混合套种.“金花茶全身都是宝.目前,一年苗1株卖13元,鲜叶1斤卖20元、鲜花1斤100元,种子1斤卖200元.沉香苗1株卖5元.像去年,40亩地带来十四五万元纯收入.” 金花茶、沉香树彻底改变了大岐组所有种植户的生活.目前,金花茶套种沉香给大岐组每个农户带来平均收入15万元.而且,随着金花茶的花叶产量逐年递增,沉香树也逐步长成,只要管理好,不再需要太多人工,广大种植户的收入将成倍增长. 让金花茶保值更升值 如今,金花茶产业发展越来越壮大,种植金花茶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不让这项珍贵的生物性资产贬值,中港高科秉承“保护中开发,开发中保护”的理念,为金花茶寻找产业载体,把金花茶产业从传统的农副产业提升到现代工业的水准.据介绍,中港高科与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生物实验室等科研机构合作,结合传统中医药与现代医学进行产品研发,将金花茶深加工的产业链从食品保健向日化环保等方向延伸,已经研发出金花茶营养水牛奶、金花茶系列化妆护肤品等高附加值产品,让金花茶保值更升值. 农户自己也想方设法,提升金花茶等生物性资产的价值.韦云正在培育金花茶盆景,一棵3年苗的盆景,几年前能卖到1000元,如今也在三五百元间.而树龄12年以上的金花茶,市场价卖到1.5万元1株. 谈话间,韦云的老父亲从金花茶园里采花归来.韦老伯今年79岁,身体还硬朗,人又闲不住.他花了大约1个半小时,就采摘了约3公斤鲜花.就是说,他就在家门口,1个半小时,就赚到了600元. 在韦云家隔壁,一栋新楼正在兴建.整个那排村,被十万大山的草木所簇拥;那排村的大岐组,则被沉香和金花茶所簇拥,满目青翠.金花茶和沉香树造就的绿色银行,让原先渐渐荒芜的山村生机重现.宜居乡村,金花圆梦.

飞轮鞋

香梅北站

磷酸氢二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