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
发布日期:2019-12-25来源:浏览数:

——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控辍保学”工作扫描 □ 本报记者 朱新华 上思县南屏瑶族乡位于十万大山腹地,千百年来,瑶乡“狗不耕田,女不读书”的传统观念,像紧箍咒一样,牢牢锁住了瑶族同胞发展的脚步. 近年来,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贯彻落实各级“控辍保学”工作会议精神,依法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按照“一个都不能少”的工作目标,确保贫困户家庭适龄儿童少年均能接受义务教育.截至目前,南屏瑶族乡适龄儿童少年辍学率降至0.2%. 三次深夜进村摸查 走遍68个自然屯 以前,南屏瑶族乡许多适龄儿童甚至超龄儿童不上学的现象较多,特别是瑶族女孩子,或在家务农,或外出打工,甚至有的十五六岁就嫁人是一种常态. 2014年,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教育扶贫力度进一步加强,特别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的入学问题得到更多关注.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坚持“一个都不能少”目标,在全乡开展了适龄儿童或超龄儿童的摸查和劝返工作. 但是,瑶族同胞有日出山上、天黑下山的生活习惯,而且有时住在山下,有时住在山上,这给摸查工作带来不小的难度.为了尽快掌握各村各屯的情况,该校组织全乡教师职工利用晚上的时间进村入屯摸查,分出多个小组奔赴各个自然村(屯). “一次摸查不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一定要把这些情况掌握,才能利于下一步工作的开展.”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校长王振宝说,仅从2017年秋季期以来该校就组织了三次夜晚摸查行动. 南屏瑶族乡最远的村屯当属黑石屯、屯白屯、德州屯,赶赴这几个屯摸查的教师职工从下午放学开始骑摩托车前往,抵达时往往已经接近22时.王振宝是2014年到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的,他第一次到村里摸查的时候去的是巴乃村,他清晰记得当他摸查结束回到乡里时已是凌晨两点.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夜晚赶村里,沉入屯里,走进村民家里,用最原始的方法,终于把全乡68个自然屯所有适龄儿童的情况摸查清楚了. 冒雨三进德州屯 终把辍学学生劝返 南屏瑶族乡婆凡小学位于上思县南屏瑶族乡西南部,交通不方便,使得这些村屯成为了辍学的重灾区. 辍学学生张小蝶家住德州屯,2012年读完二年级就辍学在家,虽然这些年有多个老师,多次家访动员,她都没有回校读书.像张小蝶一样的因年龄偏大而厌学在家的还有李佳燕、李欣柔、盘美莲等

福建11选5官网平台


今年7月18日,王振宝把相关教师职工分成两组,分别到德州、吞白、百马等几个最边缘的村屯家访劝返.婆凡小学校长黄军宣与老师张进波负责的两名辍学学生均在德州屯.从学校到德州屯有15公里,由于前一天晚上一直下雨,把山间小道变成了真正的“水泥路”,更大的问题是进入德州屯要经过一条河,大雨把原本温和清澈的小河流变成了浑浊咆哮的大河,第一次家访没成功,只能退回学校住一晚,雨停了再进山. 没想到雨一直下到7月22日才停.当天中午,张进波和黄军宣急忙拿上家访的材料,开着摩托车,带上防滑链出发了.可是才开出去3公里多,天又突然下起大雨,淋得两个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地方.雨实在太大,打得眼睛都睁不开,两个人只好湿漉漉在伐木工人的棚子里躲雨.在工棚里联系德州的家长,德州屯也是下起大雨,河水又涨了,又无功而返. 直到24日早上8时,没有下雨,但还是阴沉沉的.黄军宣询问家长得知河水小了,可以过河.他们带好雨具就往德州屯出发,一路上都是泥泞的山路,摩托车动不了,黄军宣和张进波只好沿着泥泞的山路步行.没多久,天又下起了雨,两个人背好背包,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拄着拐杖往前走.中午12时,到了德州屯外的一条河流,河水很大很危险,但他们不甘心再一次无功而返,决定试一试强行过河.于是,两人脱了长裤,拄着拐杖相互搀扶一起过河,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安全过河后,他们整理好衣服,到了张小蝶和李佳艳家.经过和家长们的有效沟通,宣传党和国家扶贫政策和国家对义务教育阶段的补助等等,家长最终表示同意孩子在今年9月返校上学.2014年以来,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已经劝返30多名中途辍学的学生

福建11选5官网平台


和家长“抢”学生 把他们带出大山 因为穷,所以不想让孩子读书——这样的现象,王振宝见过许多,只要遇见,就会和家长“周旋”,从他们的手里把孩子“抢”出大山,“抢”到学校来. 2014年4月初,王振宝刚到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不久,去巴乃屯教学点检查工作时,就带回了周氏兄妹.当时,他看见周氏兄妹俩在屯里玩耍,根据多年的从教经验,这对兄妹的年龄应该在10岁、9岁左右,可为什么上课时间还没去学校呢?于是上前询问,才得知原来跟着父亲在县城读书,后因经济问题辍学返回了屯里.王振宝当场给周父打电话,希望能把孩子送回学校,但周父因为经济问题不敢松口.“钱的问题你先不用管了,反正无论如何我是要把他们带回学校的.”王振宝对兄妹俩的父亲说.经这么一说,周父同意了. 如今,周氏兄妹已经小学毕业,正向更远的路走去. 说起和家长“抢”学生的事儿,王振宝记忆最深的莫过于2016年9月“三抢学生”的那一次了.当时,南屏瑶族乡中心小学有老师向王振宝反映三年级有位女生还未见到校,于是立即进行对照摸查,了解到该女生是巴乃村的,目前已辍学在家. 那是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该女生很想返校读书,但家中有位瘫痪在床的继母,女生又是家里最年长的小孩,其父亲希望她留在家帮忙照料琐事.了解到具体情况后,王振宝带着几位教职工前去家访,希望能把学生劝返,但第一次去并未见到其父亲,电话沟通后其父亲口头同意返校.一周过后,仍未见该女生返校,王振宝又到村里去家访,其父亲又拒不见面,无果而返. 过了两天,王振宝请求乡政府以及派出所的协助,一起前往该女生家中,同样是未见到其父亲.通过电话沟通,向他讲清楚相关法律知识,在该女生有意愿返校读书的情况下,如果家长不同意,相关部门将会采取强硬措施保障该女生的合法权益.女生父亲知道其中利害后,在一周后便把女生送回了学校.今年,该户贫困户在乡里申请得到了一套安置房,为子女读书提供了便利.

地面出线盒

硫化物

段错误校正码